人生似咸鱼

乱写一通但依旧
努力兑现自己的脑洞!
为自己的脑洞尽可达成每日一更!
坚持自己所爱!
少年们!你并没有那么脆弱的!

叶清老师的粤语少天我可以啃一星期😭😭😭

预祝全职高手真人版"青春偶像剧"早日扑街!不谢!

真的超级帅!!帅爆!

米洛:




太帅了轩哥哥!!!!宇宙最帅轩哥哥!!!!!永远爱你!!!!我的轩哥哥!!!!!!疯狂打call!!!!!!!!


李轩!!!!!苏!!!!!!!李轩李轩,你真了不得!!!!!!!


点赞&评论里抽两个人送一本轩哥哥的金九大刊封面(就是图上……),我等了半辈子了终于等到了!!!!!!!!!

[叶黄]春日宴(下)

好看

白色草莓熊:



春日宴(上)请点:


http://chrolia.lofter.com/post/1d68db3e_1124a826








04



雨水势大的一天,叶修收到了一封来自临安的信,苏沐橙在信中问及他是否安好又提及嘉世内乱现状,末了信尾一再催促他速回余都。

叶修缄默着将信折下收起。

此时黄少天刚戴着雨蓑草帽踏着青板归来,高高束成的马尾末梢被润湿泅染,几缕颜色偏淡的发丝黏贴在脸颊边、月白色的衣领里。



他喜爱蓟州的景致人土,天天到处摸狗折花,停留短短一周,已是把城中大小比武场的人给赢尽了,处处留下剑圣之名;城中小女儿家亦多爱他外来少年郎面貌昳丽俊美无俦,每日客居的庭院门前都有不知多少的花枝抛下,可谓是声名鹊起、好不风流。

叶修笑他是小孩儿心性,看着什么好看好玩儿的就赖着不逛尽不肯走了。


他坐在榻上道:“其实蓟州三月有什么好看的,你要五月来才更好,南湖初水,小杓分江,还会有遍野烂漫的山花。”

黄少天眼睛倏尔一亮,啧啧称奇,“老叶,你怎知道这些的?”

叶修吸着烟,告知他自己本就是国府顺天人士,自小在这里长大。十四岁那年愤然离家,只携了一只软包袱一柄长枪便轻飘飘下了临安孤身闯荡。
一别重回故土,不想时过境迁,竟已又是十四载。

黄少天在窗榻坐下擦拭着佩剑冰雨,对面铜镜映射出他剑身点点银芒。

他有点想问那你为何离家,又料想他人百态杂陈隐事难以开口,坐立不安。

叶修倒是无甚在意,平静接着道:“当年离家也无什么曲折缘由,只是家中老父望我勤恳念书光宗耀祖,然而哥哥我根本不是状元及第的那块料,所以,就只能无缘子承父业荣华富贵咯!”

黄少天哇了一声,道:“那老叶你且不是只是因为不想念书就跑出来啦?”

“有何不可?”叶修反问。

黄少天垂首一想亦觉得不无道理,要是他父母也掬着他整日在学堂,他定然也是不干的。只是到底有点悻悻,问叶修:“那你既已回乡,每日只和我…我厮混无妨?不用回家么,老叶你要是为难的话,大可直说啊。”

叶修摆摆手,奇道:“哦,少天儿你也知道我和你是每日厮混?”

黄少天嘿嘿一笑,也不再言,剑也不拭了,从窗榻一跃跳下。

他抬起尖瘦的下巴,眼也不眨的扬剑道:“那不回去便不回去啦!回家念书倒真不如和我每日比剑来得爽快,是不是?我说老叶,你也不必烦恼以后,放心,你只管和我去浪迹天涯!”

这话说的真是不羁飒爽豪气冲天。

叶修也撑不住笑了,轻轻叹道:

“好,浪迹天涯。”







05



待至三月底,黄少天终是连城里最后一家有武行的镖局打败,再挑下去估计就只还剩那街角比武招亲的鳏夫孤女幸免于难。叶修琢磨着再任由黄少天肆意跋扈下去实在不成样子,便提议启程西行。

黄少天自然应允,只说想再呆一个晚上看看蓟州的花灯夜会。

叶修调笑说剑圣这是凡心懵动了,黄少天斜睨一眼,难得没恼。流露出一点既狡黠又不可名状的神色,他道:“老叶,难道你又与姑娘家逛过灯会,点过河灯么?”

叶修自十六岁入嘉世便是四方征战一杆戟枪威名赫赫煞尽敌仇的斗神,哪有时间风花雪月看灯赏月,了不起在元宵中秋之际会用橘子皮南瓜壳之类给苏沐橙点一支蜡烛做个简易小灯,丑得天怒人怨,惹得尚且年幼的临安佳人不满哇哇大哭。


于是他也微微皱眉,不好作答。

黄少天见状果然如此,便蹦到他耳旁,像一阵轻风刮过

“正好我也没有,那晚上不如我们一同去放花灯吧。”他声音是纯正的少年清朗,此刻却莫名带了一点黏,像是沾满木犀花香的糖糕。


带点期待和一点害羞的眼睛看过来,流转明亮




叶修盯着看了会,直觉胸口莫名热热的。






是夜




果然城中不少的男女老少此刻都脱下劳作的衣服,穿戴一新提着彩灯在炫目的烟火下欢聚。


陌生又熟悉的欢声笑语,熙来攘往。


叶修撑着赤黑伞,身着一件缁色长衣,只在衣襟袖口以褐彤色线有些许点缀,全身玄色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

他在河边杨柳丝绦桥下一个幽静角落处寻到了黄少天,远处河面铺满了灯火,甚为唯美壮观。


黄少天仍是一身蓝色衣裳,只是少见的将发带从水色换为绛红色,丝丝流苏夹杂在被吹起的头发间,随风洒脱飘扬煞是好看。

他手里捧着一只小小的河灯,微弱的火苗仿佛随时都要熄灭了似的,和河中那些讲究漂亮的河灯比起来实在是太不起眼了。

叶修知他性子张扬活泼,原估摸买不到顶出彩第一的灯不罢休,此时便有些惊讶,接过那盏微小的河灯,看着黄少天,眼中带着柔和的笑意:

“少天儿怎么不买盏大的?”

黄少天摇头晃脑,浮现一丝得意之色:“灯又不在于大小,只要心愿实现便好。”

叶修一瞅果然在灯中花瓣下密密麻麻写着两行字,只是因为字迹太小而模糊不清。

他挪揄着:“那就更得买盏大的了,不然以少天许下心愿的字数怕是不够噢……”


黄少天果然被逗的一炸,抢回河灯作势要踢他,叶修伏下身,两人便距离极近。




近在咫尺,呼吸缠绵




叶修挂着笑,正色道:“少天,我……”




远方夜幕中盛大的烟花合时宜的盛开,宣告着灯会高潮的花火流光溢彩美不胜收。绚烂妍丽的五彩花朵包围下,一簇簇耀眼的红色烟火在空中盛开。




在喧嚣的各种背景下




黄少天打断了他,他睫尾颤颤,


一个如羽毛般轻柔的吻落在在叶修唇上。




一盏河灯被珍而重之地放入水里


叶修觉得像是过往摸爬滚打杀伐怒战的十载人生突然被另一种温暖的东西填满


他此生本无悔



但哪怕他在过去数年中战胜了一百次敌仇,被冠以一千次斗神的赞誉

好像都不及这一个轻飘飘的吻来得欢愉








06

灯节结束,他们便踏上了往西的路程。

蓟州以西北走,沿路打马出了桑门关,所到之处便不如中原繁华多金,但戈壁草原和远在天边的雪山白云又是另一种北国风光。
豪阔的老爷住着镶着卷毛宝石的大帐,普通人家和牧民赶着成群牛羊,草原上奔放美丽的姑娘看着叶修和黄少天这两个骑着马明显来自南方的俊俏外乡人,还会直接上前用不怎么纯熟的汉话大胆的向叶修问道“外乡人,你有妻子麽!”

黄少天还来不及说话,叶修倒是在长袖掩映下牵住着黄少天的手。

他微微欠身,笑着道:“我已经有妻子啦!他已经永远占据在我的心里了。”

不是平日里没正形的戏谑口吻,还不要脸说得颇为大声。

于是姑娘们遗憾的噘嘴,几个扎着两个辫子的女孩红扑扑的脸蛋上露出羞涩的笑容,随即将自己手腕上缠绕的彩色丝带取下,扔在叶修的怀里然后“哄”的一下又笑嘻嘻跑开。

黄少天黑着脸,本想抽剑怒道“谁是你的妻子啊!”,但被叶修含情带笑的黑色眼眸看过来时,口中几百句骂词就像是被文火煨软炖烂吐不出来,只能嗔怒着扭头。


夜里万里苍穹,繁星熠熠。
他们住在山脚下的帐篷远离牧民人群,仿佛天地只有你我二人,不分彼此。




暖帐情热,叶修餍足地单手撑在床间好奇问道:“少天儿那日在河灯上写下了什么?”


黄少天浑身酸痛,连脚腕都带着印子,头埋在柔软的毛毯里正恼怒着不想说话理他。


叶修失笑转身抱紧了他,一连串耳语不提。






半响,寂静的夜里才传来黄少天略为羞恼低不可闻沙哑的声音:






“……白首不相离,岁岁常相见。”















于是老王出场没用了


苏妹子写信没用了


酝酿了很久的反派没用了


发现下不了手虐不起来


就平平淡淡才是真吧……

未:

saber黄少天…召唤我的就是你吗?

(衣服有参考…然后整体有点奇奇怪怪的 本来想画成那种西洋一点的感觉但是 啊 很奇怪… 颜色又很辣 我尽力了(T . T)

我的他,

明亮又照人,

纵然是非多,

我依然爱他,

深深爱着他,

不痛不痛,不好全飞走,好事快临头 :)

[叶黄]不知在眼前1.9

「所以,心意相通后不是直接应该回家吗?」叶修逗着黄少天,自己忍不住笑起来。


「你就不能说些正经的吗」黄少天炸毛反驳叶修。


黄少天拉着的手叶修,两人来到山顶上的小斜坡,翩翩草地,周围无一人。


黄少天坐了下草地,然后一把将叶修拉下,两个人就一起躺在草地上,望着夜空繁星,很是暇意。


「呐老叶,我可以问你吗?」黄少天问到身旁的叶修。


「少客气了,这不像你。」叶修说。


「可以知道你退役的原因吗?」黄少天不带一丝顾的虑问到。


「为了遇见你呀,如果我没宣布退役,你就不会来到后台找我,我们就不会邂逅了。」叶修笑着回答。


「少来吧老叶,你这点真让人烦,说的话真像个中年大叔,认真点行不。」黄少天翻了翻白眼,甚是不满叶修这玩笑。


叶修握住黄少天的手,表情突发感慨,


「一年,我想休息一年,以“叶修”出道,用自己的名与真面貌亮相于世。」他说。


「以“叶修”之名出道吗...」黄少天像是听到了非常开心的事,内心充满期待,嘴角微微上扬笑说。


黄少天用力的回握叶修的手然后看了看。

叶修的手指就像古时大家闺秀,不经一滴阳春水般修长漂亮,和同样是钢琴手的自己差太远了。黄少天看着甚是欣赏还把玩起来,「不愧是大神的手,真漂亮。」夸道。


叶修把头转向黄少天,然后冲他一笑「噗,这还是我第一听您黄少的夸奖呢,感觉有点受宠若惊了。」说完揽过黄少天将他抱在怀里。


黄少天的头靠了在叶修的肩上,「老叶,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可一直都在夸你来着,只不过当时夸的是“叶秋”不是“叶修”」说完,黄少天放开叶修的手指,来个转身将叶修压在下方,「不过...我很清楚且明白,在我眼前和我所爱着的是叶修。」黄少天对着叶修来个深情高白后轻轻的吻了叶修。


想着,就在几小时前,两人的关系一刻掉入谷底,黄少天曾觉得叶修总是对一切都显得非常随意,自己对叶修来说或许也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但黄少天喜欢这男人,喜欢叶修,在得到答案后黄少天毫不犹豫的握住叶修的手跑到这里。


「少天,如果那个时候我坚持说我就是叶秋,你会相信吗?」叶修感觉自己问了一个相当愚蠢的问题,可回忆起当时还是觉得很庆幸,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唔~我觉得~不会!我还是觉得,我心目中的叶秋大神不会像你这般邋遢不修边幅的宅男。」黄少天摸了摸下巴,得出这个结论。


「唉~你这是对我这幅模样有多嫌弃啊。」叶修说着一个翻身,将两人的位置互换成黄少天在自己身下,一脸溺宠的表情亲了黄少天。


「或许这就是缘分。」——叶修

「不知爱就在眼前。」——黄少天


[叶黄]不知在眼前1.8

咖啡厅角落坐着三人,叶修,黄少天和蓝雨经纪公司黄少天的监护人魏琛。

「所以说黄大爷,你一个劲的溜了出去看说是看叶秋的演奏会,然后至今都不回G市是在搞些什么大作。」魏琛按了按眉间,这黄少天的所作所为真是让人头疼。

「那个魏老大,你看,你看这位是叶秋大神的兄弟叶修!」黄少天直避开魏琛的质问,搬出叶修帮挡子弹。

「我不管他是叶秋的兄弟还是叶秋的儿子,你知道在G市有一场演奏会在等你吗?你一个话也没留下便逃掉,让现在G市的文州非常头疼。」魏琛的语气越发严肃的对黄少天说。

黄少天不知如何反驳,气氛变得很僵。

「今天就去订机票把他带回去吧。」突然在旁静观的叶修开口向魏琛说。

「老叶你说什么?!」黄少天听到叶修这话后反应极大的回道。

魏琛看着黄少天的反应他还有拉扯着叶修的衣领,有点惊讶,心里暗暗涌出这两个人有问题的想法。

「老叶你再说一次试试!」黄少天说。

「魏琛,不好意思。」叶修站了起来拉着黄少天的手到餐厅后巷一旁。

「你听好,你和魏琛先回G市。我之后去找你。」叶修抓住黄少天双肩说。

说后,黄少天的心隐隐作痛,然后回问「几时」

叶修看着黄少天,知道黄少天在伤心,

「很快。」叶修回答。

————————————————————————————

————蓝雨公司

「黄少别发呆了,你从回来就一直在发呆」一位工作人员向黄少天说,然后递给黄少天一张纸。

「这是明天的演奏行程吗?」黄少天回神向工作人员问。

黄少天想起叶修的『很快』,他知道叶修不会食言,可是...他的"很快"是几时呢?两人在那之前好不容易算是心意相通了?然后现在就分隔两地,难免感觉不舍,而叶修有是否也有不舍呢?

黄少天不愿再去想,接过纸条决定专心明天的演奏。

—————————————————————————————

—————演奏结束后

「恭喜黄少,演奏很成功。」来自虚空首席钢琴师楚云秀的祝贺。

「谢谢,您今天依然的明艳动人。」接过祝贺,黄少天也以一番漂亮的话回应。

之后黄少天一直在会场接受祝贺,蓝雨正在栽培的新星卢瀚文走了过来向黄少天悄悄说道「黄少,有个叫叶修的男人叫我转告你,散席后蓝雨公司楼下见。」

黄少天听了卢瀚文的转告,内心正激动,真想现在就从会场溜走,可他不能这样做,更何况...叶修会等自己的他知道。

散席后,黄少天到后台换了件常服,向约定的地方赶去。

————————————————————————————

到了蓝雨公司大厦下————

「呼..呼...」黄少天喘着气,望了望周围,找寻叶修的身影。

「少天。」叶修在一旁走出来,黄少天转身,看了看,叶修身旁还站着一个人,这个人和叶修长得简直一模一样。

「老叶...这是?」黄少天有点说不出话。

「这位是我弟弟叶秋。」叶修望着黄少天,笑着说。

「这位是叶秋大神?!真的...真的和老叶你长得一模一样!」黄少天虽然有点不知道现在的状况,但依旧克制不住,露出了小粉丝的表情说道。

站在叶修旁的叶秋看了黄少天的反应,显得有些状况外,然后揪了揪叶修的衣袖「什么大神啊?我几时变了大神?」叶秋向叶修问道。

黄少天听见叶秋的问题后,有些懵的说了句“诶?”

「少天,我今天把叶秋带过来是想和你坦白一件事。」叶修说。

听见叶修这样说,黄少天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的内心有些颤抖的等待着叶修的坦白。

「叶秋是当时出道时意外之下用的名字,所以,你一直以来说着的叶秋,其实就是我。」

叶修继续说道,

「没认真和你解释和坦白,抱歉。」

黄少天静静的听完,手心有些出汗。

「哥,如果没事,我就先回酒店了。」一直在一旁看着两人的叶秋,感觉到气氛的不妥,向叶修提出回酒店脱身。

叶秋走后,叶修欲动身上前碰黄少天,但在刚刚被叶修一番坦白后就处在懵逼状态的黄少天有些失控的往身后退避开了叶修的接触。

「少天...」叶修皱起眉间说。

「叶修,你先别过来,让我脑袋冷静下。」

黄少天双手抱头继续说,

「所以你想说你就是叶秋,然后当天在后台我们初次遇见时你和我说你就是叶秋,然而那并不是玩笑?」黄少天想起当天自己和叶修的谈话再回到现在,自己竟然在一直仰慕的大神面前说“叶秋才不是这么不修边幅”什么的简直四个字——惨不忍睹。。

「是玩笑,是真是假又有何重要。」叶修看着正在挣扎烦恼的黄少天,说了这句话,然后递出了右手。

有什么好犹豫

把手交给我

你爱的是我——叶修。

[喻黄]一百年之果 1.1

「呜呜呜>_

「就今天出去超市顺便买日用品和食品回来囤吧。」说完黄少天闭起窗帘后下了床往浴室洗刷。

许久没出过家门呼吸新鲜空气的黄少天,在超市逛了一圈,买了未来半个月所需的日用品和食品。结账后,黄少天心情愉悦的拎着一袋两袋的东西走出了超市。

唉,终于买完了,赶紧回家吧...正当黄少天准备回家时,一只黑猫望黄少天的身上一跳,「哇!什么?诶?猫?唔?」黄少天被黑猫吓得坐跌了下来。

「唔?我的手机呢?」在收拾一地的东西时摸了摸裤袋,发现手机不见了。

黄少天望望地上周围然后看看前面的毛,「啊!黑猫!黑猫怎么叼住我的手机!那个不能吃啊!」那只黑猫正叼住自己连带手机的挂饰。

黑猫望了望黄少天然后转身就跑,黄少天马上起身,拎着袋子往黑猫追去。

黄少天追着黑猫至一个小巷口,追得气喘喘,黑猫停在了前方,黄少天心想要是被他抓到那只黑猫,一定要抓住它教训一顿。

黑猫示意的看了看黄少天后便走进了一扇门,黄少天又连忙追了上去。

「不好意思,我的手机被只黑猫叼走了,擅自进来真的不好意...啊!!!」黄少天正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门,门内竟是另一个空间世界,黄少天步入之际一脚踩了空,坠了下去。

——————————————————

“喵~(醒醒大人)喵~”

「晤...」是谁?是谁在和我说话...黄少天渐渐的睁开眼睛后眼前浮现一只黑猫的脸。

「哇!!!」状况外的黄少天吓得立马立起半身然后往后退。

「我怎么会躺倒在这里,这里是哪里。」黄少天望了望周围然后自言道。

这周围的是自己没见过的地方,四周长满了桃花树,加上现在是春天,树上的花瓣纷飞...显得非常漂亮。

“喵~(大人莫怕)喵~(小的不会伤害大人的)”

猫咪在和自己说话...不...应该是自己竟然听得懂猫咪说话...这...难道这猫咪也是那种东西吗!

自幼黄少天便能看见那些奇怪的东西。小时候,黄少天并不知道那些是什么,还会常和“他们”玩耍。

长大懂事后,黄少天知道了“他们”并不是这世界的生物而是妖怪后,黄少天对自己可以看见他们感到甚是畏惧,渐渐的黄少天将自己关在家不出门,便不会碰到那些妖怪。

黄少天至懂事以来一直都是一个人生存,每一个月,大叔都会来探望自己。那位大叔是在小时候把自己捡回来的恩人,也是他把黄少天抚养成人。

「猫咪,你想干嘛!」黄少天依然在往后退,一脸惊恐的看着猫咪问道。

“喵~(大人,小的这一百年来一直在寻觅您)喵~(今天终于,终于寻得大人了。)”

猫咪的眼珠正在闪光,像要哭出来似的一边说着。

「我?你在找我?找我做什么...我并不认识你,也不是什么大人」黄少天对猫咪说的话感到不解。

“喵~(我可怜的大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喵~(不仅外表也变得奇怪了)喵~(还没了妖气)”

黄少天对猫咪所说的话感到更加的懵了,什么外表奇怪...这才是正常的外表吧...什么没了妖气,自己是人类,哪可能有妖气,这猫咪到底在胡扯什么,难道是错认了?

“喵~(不打紧)喵~(如今小的终于找到大人)喵~(并将大人带回来了)喵~(相信蛇神大人知道后会开心得不得了。)”

「啊?你想怎样啊猫咪,你说什么蛇?蛇神?蛇神是谁?猫咪我告诉你,你赶紧带领我离开这里,不然我就把你给宰了。」黄少天开始焦虑起来,心想不行,自己得马上回到原来的世界并警告起猫咪。

“喵~(小的现在就去把蛇神大人请过来)喵~(大人请在此稍等)”

丢下这两句话后,黑猫便转身飞快的走掉了。

黄少天眼望这猫咪走掉,然后开始胡思乱想完了...听说妖怪会吃人吧!我会不会被妖怪吃掉...而且刚刚那只臭猫是说去请蛇神吧!蛇神...就是蛇!啊...不行...完了完了!

黄少天越想越不安,站了起来决定自己去寻找出路。

黄少天自个的走着在这陌生的世界寻找出路,

走着走着,黄少天来到了一处闪闪发光非常漂亮的地方...这里周围稍暗,走前一些有一个清晰可见底的蓝色湖泊,湖泊中央长着一棵相当高大且奇怪的树,这颗树的根连着叶子在都在闪闪发光,很是耀眼。

黄少天被吸引,走近湖泊,想更接近的看看这颗漂亮的树,就在这时不小心踩到了坑,正以为自己会掉入湖泊变落汤鸡之际,有人发出了一声“小心”后有只手抓住了自己...

「还是一样那么的容易绊倒呢...」抱着自己的男子用着非常柔和的声音说着。

黄少天回过头,眼前的男子有种似曾相似,紫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脸非常的白皙...不...应该是苍白...长得非常俊秀。

黄少天和男子对视着一会儿回过神来在男子怀抱中稍做挣扎,男子识趣的轻轻放开黄少天。

从男子怀抱中离开后,黄少天整理了一下狼狈的自己然后开口和男子说

「你...你好...你也是妖怪吧?这里是你的地方?我不是有心闯入的,我给你道歉,还有我不是属于这里的人,我觉得你是位好人,可以麻烦你把我带回原来我的世界吗?」黄少天向男子求助。

眼前的男子看了看自己,然后摆起长衣袖掩着自己的嘴巴温和的笑着说「^_^没想到多话这方面还是一样没变过。」

从刚刚开始黄少天就觉得男子说的话很奇怪,难道是自己小时候有和他玩耍过?按耐不住好奇心,黄少天开口问了男子是不是在儿时见过自己。

「不...比那更早。」男子回答黄少天的问题,神情略感慨。

黄少天对这位神秘的男子的话依旧感不解,抓了抓后脑。

男子露出了温柔的表情「如果忘了...也没关系。我是这妖界桃林的蛇神,名喻文州。」

前-> 01(序)

[叶黄]不知在眼前1.7

“♬♬♬”

「喂。」叶修看了看来电显示后接通了手机。

「啊,知道了。」

「好。」

「没什么事我先挂啦。」

叶修把通话挂掉后,皱起眉头,点了根烟。

「呜...?老叶?怎么好像接了个追债电话似的。」床上一旁睡着的黄少天醒了并伸了个懒腰顺带吐槽道。

「哼,你怎么知道是来追债的,他还说要是我还不了债务,要我以身抵债呢,这我就烦了。」叶修顺应着回答黄少天的吐槽。

「你省省吧老叶。」黄少天对叶修翻了个白眼然后下了床去浴室准备洗刷。

「诶黄少天,今天要不咱两出去逛逛呗。」叶修对浴室里的黄少天说道。

——————————————————

「老叶,你怎么来超市啦。罐装果汁,杯面...你怎么买这么多垃圾食品啊。」两人来到了大型超市,叶修推着一辆购物车,正在选购蔬果和饮料食品。

「买来摆饰的。」叶修一边把东西丢进购物车一边回答少天。

「啊?摆饰?」黄少天不明白叶修的意思,只好静静的跟在叶修旁边。

两人采购完毕正准备去用餐,走出超市不到两步,前方便有个人匆匆的向两人跑了过来。

「黄少天!」一个中年男子一脸气的看着两人。

黄少天看了看男人,然后瞪大了眼睛吓着的指着中年男子「啊...啊!!!!老魏!」

叶修看着两人,完了...叹了口气在内心OS。

前-> 01  1.1 1.2 1.3 1.4 1.5 1.6